改革開放的受益者 回報家鄉的建設者

——記類烏齊縣濱達鄉央宗村黨支部書記嘎洛

來源:昌都報 2018-12-04

本報記者 央吉


1978年,村里建起第一所中心小學,13歲的他成為全村第一批學生;

1985年,20歲的他貸款5000元買了第一輛“解放牌”貨車,成為全村第一批跑運輸的“個體戶”;

1987年,22歲的他遞交入黨申請書,成為村里最年輕的入黨積極分子;

2012年,47歲的他帶動村民辦起藏雞養殖場和牦牛短期育肥示范基地,成為全村第一名致富帶頭人;

改革開放以來,從“文盲”到“學生”,從“個體戶”到“領頭雁”,從“村長”到“致富帶頭人”,類烏齊縣濱達鄉央宗村黨支部書記嘎洛在黨的富民扶持下,憑借自己過人的膽識成為全市“控輟保學”先進個人,“十佳村(居)”干部,第四批自治區文明戶……     



從“文盲”到“學生”



“改革開放以前,我家8口人,每季生產隊分糧食,用褂子就能兜回家,經常挨餓。天天種田都吃不飽,現在不但能吃飽,而且還吃得好。”嘎洛出生于上個世紀60年代,親歷著改革開放四十年的全過程。

“記得小時候,每天清晨,村口的喇叭準時響起,我們就匆匆忙整理好衣物,奔向生產隊,統一出工,集體勞動。到了勞動地點,隊長統一給男、女分工派活,未滿18歲的孩子們就派一些拔草等簡單的零活。

全村干農活全部靠人力,靠大家一鋤頭一鋤頭挖土、一把一把撒種,手上磨出厚厚的繭子是家常便飯,解決不了溫飽問題更是常見。”嘎洛回憶道。

1978年,乘著改革開放的春風,央宗村建起了第一所中心小學,嘎洛跟著全村其他10余名孩子走進課堂,開始從“文盲”到“學生”的轉變,最終成為全村第一批學生。

“記得招生報名的前一天晚上,我們一家人坐在寂靜的院子里,沉思了很久,作為家里的長子,父母不太想讓我去讀書,但在我一再的懇求下,最終他們才同意了,我也從此踏上了改變我一生的道路。”嘎洛說。

那一年,央宗村中心小學只有10余名學生,1名教師,學校除了幾十平米的土坯房外,無其他基礎設施。而如今,央宗村適齡兒童入學率達99%以上,中心小學有270余名學生,40余名教師,學校內,電話、有線電視、活動中心等設施一應俱全。從上世紀70年代全村無人上學到21世紀央宗村中心小學培養了近1000多名學生,其中40余名大學生畢業后參加了工作。

嘎洛說:“我們很幸運,趕上了改革開放這個好時代,是知識改變了我們的命運。”



從“個體戶”到“領頭雁”



隨著改革開放的春風吹拂著藏東大地,農牧民的生活條件不斷改善,村民的思想觀念也開始逐步轉變,特別是“經商潮”“打工潮”的蓬勃興起,讓一些頭腦靈光的人萌生了跳出傳統農業謀發財的想法。

1985年,20歲的嘎洛抓住當時農村金融部門主動扶持各種經營個體戶的大好機遇,從類烏齊縣農業銀行貸款5000元買了第一輛“解放牌”的貨車,成為全村第一批跑運輸的“個體戶”。

上世紀80年代,5000元對于老百姓說是個天文數字,更何況用這筆錢來買車跑運輸,不少央宗村村民覺得不可思議。可意志堅定的嘎洛不怕別人的異樣眼光,堅持走自己的路。

“當時,從丁青到昌都跑一趟運輸,價格大概在600-700元,一年能賺2-3萬元,不但能養家糊口,而且1年內就還完了全部貸款。”嘎洛愉悅地回憶道。

很快,憑借著走南闖北積累下的經歷和敢于放膽一搏的勇氣,嘎洛成為了改革開放后全村最先富起來的“能人”。

有了嘎洛的榜樣,央宗村農牧民的目光不再局限于已經“包產到戶”的“一畝三分地”,而是把視野投向外面的世界,村里的青壯勞力開始跟著嘎洛一起走向縣城、市區的建筑工地、服裝加工廠等地打工增加收入。



從“村長”到“致富帶頭人”



1987年,22歲的嘎洛鄭重向黨組織遞交了入黨申請書,成為村里最年輕的入黨積極分子。因工作能力突出,2005年,嘎洛被推舉為村委會委員,2008年當選為村委會主任,當上了央宗村的“村長”。

“自從遞交了入黨申請書后,我時時刻刻嚴格要求自己,提高自己,不斷在學習中、生活中、實踐中錘煉自我,升華自我,積極配合村里的各項實施措施、開展各項活動,在政治、學習、工作、生活等各方面發揮先鋒模范作用。”嘎洛坦言,黨員隊伍是組織為他提供展現自我的大舞臺,是為百姓服務的大好機會。

自擔任村委會主任后,嘎洛甩掉“農本思想”的束縛,大力發展村集體經濟,為民增收致富。面對當時全縣無藏雞合作社的先例,嘎洛不分日夜挨家挨戶走訪做思想工作。面對當時村集體經濟幾乎為零的窘境,嘎洛又向賓達鄉政府、縣農牧局、天海集團等單位申請項目。2012年,47歲的嘎洛在天海集團駐村工作隊的具體幫助和資金投入下建設了全縣第一個藏雞養殖場。

養殖場建成后,嘎洛親自管理和經營,帶動全村213戶通過科學管理,細心的飼養,頭一年全村經營總額達5萬余元,凈利潤達1萬余元,進一步壯大了村集體經濟,拓寬了群眾的增收渠道。

養雞致富的第一桶金堅定了嘎洛的信心,也認定了嘎洛敢闖敢干的精神,大家都贊同辦產業扶貧脫貧致富的好門路。經大家商量后決定擴大產業扶貧規模,2016年7月份央宗村依托林下資源優勢、社會服務優勢“兩大發展優勢”,在類烏齊縣委、縣政府的大力扶持下,投入產業資金近2300萬元建成央宗村千頭牦牛育肥基地。村民把棄耕地、棄草地流轉到合作社投身于牦牛產業發展,在群眾享受棄耕地每畝600元、棄草地每畝500元流轉租金的基礎上,把耕地、草地、牦牛折算成現金入股,按照入股比例享受分紅。兌現土地流轉資金106200元,戶均增收2124元。2018年,央宗村又實施千畝人工種草項目,利用棄耕地和棄草地實施人工種草800余畝,低產地人工種草160余畝,實現每畝增收2700元以上,實現牦牛飼草料供給與調整種植結構增收雙贏。

如今在嘎洛的帶領下央宗村村民們干勁十足。牦牛短期育肥示范基地采取“養成帶幼”(第一年以養殖成年育肥牦牛為主,同時養殖次年或2-3年以后可以育肥出欄的牦牛),實現“年年有出欄、年年有效益”,實現“種草—養畜—加工”的牦牛產業鏈,實現年育肥出欄牦牛1200頭以上,實現43戶建檔立卡戶人均收入增加2000元以上。

從年人均純收入不到1000元增加到超過9000元,從30戶150人到211戶近1000人全部實現脫貧,從全村“文盲”到40多名大學畢業生,從默默無聞的小村莊到遠近聞名的全市文明村,昌都市類烏齊縣濱達鄉央宗村村長嘎洛憑著一股逢山開路、遇水架橋的闖勁,憑著一股滴水穿石的韌勁,成功讓央宗村華麗巨變令人矚目。

“如今,村里水、電、路、訊、郵、信及廣播電視信號全覆蓋,人均可支配收入達9673元。改革開放40年,濱達鄉央宗村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啊!”談起未來,嘎洛信心滿滿地告訴記者,“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指導下,我相信,今后央宗村村民的生活水平越來越好,人民的幸福指數越來越高。”

二分彩官网app下载